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媒体分析雾霾天:我们自己也是这种天气的制造者!(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8-02 20:46

  比如说最近一段时间,甚至很久就有国外的媒体提出了一个,所谓的“北京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一起关注。

  因为这个雾霾天气太严重,大人都不舒服,小孩我们就更担心了,我们就让他在家里待着。

  这两天我们就诊人数跟之前比,还是有一个大幅度的增长,根据我们往年的经验,一般在这种天气以后,好多病人他的呼吸道症状是很长时间得不到缓解,或是反反复复地发生,这些可能还是跟天气有关系。

  北京的雾霾诱发了一些疾病的出现,其中最普遍的症状是咳嗽。其实,在北京,这样的咳嗽不仅仅出现在医院的病人中,也不仅仅出现在这几天的雾霾天气里,他们有着一个新称呼,叫“北京咳”。

  “北京咳”,这不是什么北京特产,这是外国来北京的朋友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一个词语,之所以叫“北京咳”,意思很简单,就是你来了北京就会咳嗽,离开北京就好了。

  关于“北京咳”,在1月3日出版的《南方周末》曾进行过报道,讲述了来自芬兰的塞拉和哈里,初到北京后出现了一种并非是因为感冒或其它疾病所引起的咳嗽症状。

  他们两个是芬兰人,芬兰那边的空气质量是比北京好的,然后到了中国之后,特别是塞拉,她就晚上开始咳嗽,经常有时候咳嗽的时间会长达十分钟。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是空气污染的原因,所以他们采取一系列的原因,换公寓,还有买净化器,但是情况没有缓解。后来,塞拉她回到了芬兰,回国以后一个月这个症状就消失了。消失了之后又再次回到北京,又开始咳嗽。

  “北京咳”,看似是一个出自老外口中的略带玩笑的称呼,但是《南方周末》的记者查阅到,“北京咳”三个字最早曾出现在1990年的一期国外月刊中,其中提到,“工业国家曾经的主要城市现象空气污染,已经散播至全世界。其中在北京,空气污染相关的呼吸胁迫很常见,被称为“北京咳”。”看来“北京咳”一开始,就是因为空气污染而产生。

  因为我其实也采访过呼吸科的专家,“北京咳”它不能算一个学术概念,也不能算一个病症,我觉得更多的是通过这个概念,唤起人们对于北京空气污染的一个重视。就是我们因为可能长期生活在这儿,你已经麻木了,你感觉不到每个人都在咳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空气污染和人们的健康到底存在着多么紧密的必然联系,似乎很难准确地说清,但是近期公布的一组数据,却应当引发人们的关注。

  癌症是世界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每年全球约800万人死于癌症,严重威胁我国居民健康的癌症主要有肺癌。

  以1998年到2007年十年的平均数据为对比,肺癌的相对增幅最大,男性上升了159.0%,女性上升了122.6%。

  在北京,肺癌已是居民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根据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监测的数据,“2010年,肺癌位居北京户籍人口男性恶性肿瘤发病的首位,在女性中居第二位,仅次于乳腺癌。这其中超90%的肺癌被认为由吸烟所致,但是根据搜狐网站所做的一份有2600余名网友参与的网络调查显示,有超过8成的网友更愿意认为,空气污染同样是引发肺癌的主要诱因。

  今天我们节目的题目叫“谁的霾”,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我们一方面在抱怨天气的同时,其实我们自己也是雾霾天气的制造者。在昨天有一则微博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而且《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称之为“中国好声音”,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它是什么内容。它说“你是否一边乱扔垃圾,一边抱怨污浊的环境;一边闯红灯,一边对追尾痛心疾首;一边琢磨着缺斤短两,一边却对豆腐渣工程大声痛斥;一边对关系户送红包,一边对腐败愤怒谴责,就像今天严重污染的空气,我们每个人呼吸着它,许多人也在制造着它,要想明天中国更好,不妨从今天的自己开始。”

  其实这一番微博,我们既能看到自己的有力,像其中说,我们可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比如减少碳排放、少开车等等。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能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因为中国现在正处在城镇化和工业化的进程当中,我们不可能去逆转这个进程。另外一方面,能源结构、生产结构的变化也是一个长期调控的目标,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问题,这也就是我们的无力。

  我们不妨来看一组数字,在2011年,北京汽车保有量已经突破了500万辆,到2015年,突破700万辆。同样在去年,我国机动车排放污染物相当于709艘“辽宁号”航母的状况。请注意这个数字,在2011年这一年,我国火电占全部发电量的82.54%,几乎全是燃煤的发电。你看这样的一些数字,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今天我们会有这样的雾霾天气。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一定会有一个理性的回归,因为一定会在衡量我今天为了享受所谓的高楼大厦,汽车这样的所谓的美好的生活,而付出健康的代价,会不会太大,因为有这样的一组数字,在支撑着这样的一个论点。在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它做了这么一个对比,如果环境水平与2010年比,没有明显改善的线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这四座城市,因为PM2.5引发多种疾病造成的过早死的人数,将会达到8500多人,因此产生的经济损失会达到68亿人民币。这样的一个数字,我们一定要想想,发展和环境之间,到底应该如何协调,虽然在目前的这个环境下,这两个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协调,而且是具有对抗性的。我们之所以在关注这个问题,在遇到这样的一个巨大的问题的时候,我们本能地就要向其它国家,在历史上遇到的相关的,是否会有相关的类似的经历,这个时候我们就把目光投向了英国的伦敦,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本篇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