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永续不变的红色传承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7-30 18:38

  这天中午,一群年初入伍的新兵来到第83集团军某旅“红一连”参观见学。令他们惊讶的是,连队精心准备的午餐不见一个“硬菜”,只有两样:红米饭、南瓜汤。

  这顿“饭”可不简单。1927年“三湾改编”,在“红一连”亲自组织发展6名新党员,建立起人民军队第一个连队党支部,开创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先河。1935年红军长征途中,与“红一连”官兵围坐在一起,用缴获的红菜盘吃了一顿煮南瓜,勉励大家在党支部带领下将革命进行到底。

  这顿“饭”滋味深长。从那以后,红菜盘成了“红一连”的传家宝,红米饭、南瓜汤成了“红一连”的传统饭。每逢新兵下连、重大节日,官兵们都会吃上一顿,品味信仰的味道、传统的甘甜。

  这顿“饭”营养丰厚。岁月更迭,“红一连”历经多次调整转隶、移防搬迁,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荣誉得了一个又一个,但有一样始终没变,那就是扎扎实实吃“传统”这碗饭,传承红色基因,熔铸忠诚信仰。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凡是在“红一连”待过的干部战士,都有共同体会:“红一连”的门不好进、“红一连”的兵不好当。

  这不,得知自己将被调整到“红一连”任指导员,郑纪文提前到连队熟悉情况。简单寒暄几句,时任指导员王玉光便将他带到了连史馆。

  “在‘红一连’,干部任职只有先过‘传统关’‘理论关’‘军事关’,才能站稳脚跟。”参观完毕,王玉光递给他一份连史馆解说词,说道:“最难的是过‘传统关’,你好好准备,3天后‘验收’。”

  郑纪文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在旅机关任过职,在另一支红军连队当过主官,军政素质都很过硬。不到一天时间,他就把解说词背了下来,迫不及待申请“验收”。

  再次来到连史馆,王玉光身边多了几名战士代表。解说连史开始了。正当郑纪文滔滔不绝、自我感觉良好时,王玉光突然指着一张照片问:“你知道这背后有什么故事吗?”一句话,问得郑纪文哑口无言。

  第一次闯关失败,郑纪文闭门“充电”,又接连闯了3次。王玉光和战士代表以“解说背景知识不准确”“对英雄人物生平掌握不全”等理由,都给他判了不合格。

  郑纪文以为大家故意刁难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接下来的日子,他没事就到连队转,这问问那看看。

  他眼里的“红一连”,从门口的连旗、电子屏,到楼道两边摆放的荣誉展板、张贴的标语口号;从几米宽的一面墙,到巴掌大的标识牌,无一不是红色调。

  郑纪文还发现,班排全部以战斗英雄和战功命名;每名战士床头,贴着自己最喜欢的强军格言;每晚总有官兵到学习室阅读充电。教育课上,战士们争先恐后回答问题,气氛非常热烈。问及原因,一名干部这样回答:“作为‘军魂发源地’的后来人,我们深知听党话、跟党走的重要性。不掌握科学理论,怎么听党话,何谈跟党走?”

  理论上的认同是最根本的认同,思想上的追随是最内在的追随。郑纪文渐渐明白,一连官兵设置“传统关”,表面上是考连队历史,实则通过这种方式,让每一名新来者深化对连队传统的认同、对连队精神的理解。

  不久后,组织正式下达了郑纪文的任职命令。当天晚上,再次来到连史馆,凝视数百面鲜红的锦旗,郑纪文感觉就像在仰望星空——传统如此厚重!

  那一夜,郑纪文清醒地认识到:别总想着怎么改变“红一连”,先让“红一连”好好改造自己。

  此后,郑纪文一有时间就到连史馆,反复学传统、研历史。当郑纪文第5次站在“传统关”前,他经受住了大家的轮番提问。

  邀请老兵回连队讲传统,带领官兵先后赴陕西汉中、江西永新等红色热土,实地探访英雄故居、革命旧址,搜集一件件实物、一个个故事……原本打算到“红一连”创新出新、大展身手的郑纪文,一上任就把目光聚焦在继承和发扬传统上。

  且看这些规定:进入连史馆,必须着装整齐,不得穿拖鞋;连史馆内,不能大声喧哗,严禁抽烟、打电话;打扫连史馆,必须使用专门的清洁工具;擦拭文物必须轻拿轻放……

  有些到“红一连”参观见学的人,对这些要求不太理解。连队官兵给出解释:连史馆是他们的精神殿堂,必须时刻怀有尊崇之心。

  “红一连”的大部分传统,诞生于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年代。如今,有的年轻人对此并不十分了解,也难以感同身受。

  大学生士兵刘亚飞曾经也不了解。新兵下连参观连史馆,战友们都在认真聆听讲解、感悟英雄事迹,他在评点历史照片拍得好不好;大家加班加点学习连史故事、汲取精神养分,他躲在角落看玄幻小说。

  两个月后,刘亚飞被连队派去旅里参加通信专业集训。临行前,郑纪文特意叮嘱他:“进了‘红一连’的门,就是‘红一连’的人。‘红一连’有个传统,无论在哪儿、无论何时,横竖都是一、永远争第一。”

  由于表现不佳,刘亚飞被退回连队。他本以为会挨一顿痛批。没想到,郑纪文只是朝连史馆指了指,对他说:“你自己努力吧。”

  刘亚飞拿上纸笔,走进连史馆。这是“红一连”多年形成的传统。如果有人犯了错误,或者给连队抹了黑,都会到连史馆深刻反省。反省期间,连史馆门不上锁,也无人监管,教育训练不能落下,一切全凭自觉。

  在连史馆里,刘亚飞一遍遍重温“支部建在连上”、警卫遵义会议、平型关大捷等光辉历程,以及“盘肠战斗英雄”姜东海、“无产阶级硬骨头”谢朝发等革命前辈的英雄事迹。

  看着看着,刘亚飞猛然意识到,革命前辈当年和自己一样年轻,但他们肩负起了寻找真理、反对压迫、救亡图存的历史重任,不惜流血牺牲、奉献一切。

  入伍以来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刘亚飞心里充满了内疚和羞愧。再次参加集训,他问指导员有什么要求,郑纪文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努力吧。”

  进去是一块铁,出来是一块钢。“红一连”的史馆有魔力,“红一连”的传统真神奇!

  最有说服力的课堂,往往在历史深处。翻开“红一连”连史,记者看到这样一段故事——

  1942年11月,“红一连”二排一夜奔袭80余公里,断敌退路,被新四军三师授予“飞毛腿排”称号。

  然而,有一天,驻地某单位到连史馆参观,听完“飞毛腿排”的故事,有人提出质疑:“一夜跑80公里,根本不可能!”

  “‘红一连’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事后,二排向党支部提出申请,以后每年组织一次80公里武装奔袭,并将成绩对外公布。

  这是一次正名之战。二排官兵特意在驻地附近选择了一条崎岖山路,模拟当年前辈们的行军路线,最后他们做到了。

  如今,这项活动已经持续了3年,二排战士以自己身体力行的传承,续写了革命前辈的荣光!

  从“红一连”一楼连史馆,到三楼研战室,短短几十米的距离,记者每次往返总有一种穿越之感。

  连史馆内,珍藏着这样两段历史:辽沈战役结束后,“红一连”南下作战途中,有些官兵水土不服,大家自己熬制中药,连队无一减员;解放海南岛战役中,“红一连”在木船上加装汽车发动机,配上武器,成功改装成土炮艇,创造了木船打军舰的海战奇迹。

  研战室内,是另外一种陈设:正中央摆着一座手工沙盘,左侧墙上挂着革命战争时期“红一连”创造的6种经典战法,右边橱窗里摆放着近几年官兵探索总结的13种创新训法汇编,以及自行研制的相关训练器材。

  “紧贴实战、勇于创新!”“红一连”在革命战争年代创造的这个传统,被一代代后来者用来破解练兵备战中的矛盾问题。

  历史的天空,总有相似的星光交相辉映。战争年代,每次战斗打响前,“红一连”都会研究敌人的兵力和装备部署情况,并有针对性制订作战方案,这才赢得“百战百胜”“英勇连”等荣誉称号;和平年代,“红一连”组建研战小组,每星期研究一个型号装备、每半月研究一次经典战例、每月研究一次训练革新、每季度研究一次战法打法。

  党的十八大以来,“红一连”在团以上比武中夺得13个总评第一、370个单项第一,被表彰为首届全军践行强军目标标兵单位。

  有参观见学者形象地说,“红一连”官兵思想的“雷达罩”始终向着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潮头开启。

  国外武装冲突中,一方使用无人机发射导弹,直接攻击另一方指挥官。看到相关新闻报道后,“红一连”连长胡贯蕾当晚就召集军事前沿技术小组,讨论研究这种新的作战样式。

  “未来战场上,无人机在侦察和火力打击方面将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该如何应对?”大家不约而同把焦点放在了对无人机的反制上。

  怀着强烈的忧患意识,胡贯蕾带领研战小组结合连队武器装备实际,查资料、想对策,争分夺秒搞创新。很快,他们总结出“无人机打击装甲目标反制16字诀”。

  每次外出执行实兵演习等重大任务前,他们都会到连史馆进行动员,让官兵从光辉历史中汲取前行力量、坚定必胜信心。

  “1948年10月,在辽西会战中,排长姜东海腹部负伤,肠子流了出来,他毅然塞了回去继续战斗……”去年,参加某军事比赛出征前,郑纪文带领几名队员来到连史馆,重温“盘肠战斗英雄”姜东海的事迹。

  那次比赛期间,“红一连”下士崔文科驾车加速通过障碍,车辆腾空而起后重重落地。他狠狠地撞在方向盘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肋间袭来。崔文科咬紧牙关,靠顽强意志坚持完成比赛,勇夺冠军。下车后,战友们发现他疼得直不起腰。后经医院检查,他的肋骨已经骨裂,需立刻住院治疗。

  历史的接力,要靠与时俱进,更靠锻造能打胜仗的兵。看着连史馆里照片上的姜东海、崔文科等一个个青春的脸庞,记者耳边响起了歌曲《少年》动人的旋律。时光流转,“红一连”官兵“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本报记者 梁蓬飞 钱晓虎 周 远 特约记者 张圣涛)

  当前,创业投资作为金融活动中企业行之有效的投融资方式,是推动科技创新转化的助推器,对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公布,截至目前,中欧班列共铺画82条运行线个城市,逐步“连点成线

  这颗量子微纳卫星由合肥国家实验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济南量子技术研究院等联合研制。

  7月27日12时12分,力箭一号运载火箭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首飞,并顺利将空间新技术试验卫星、轨道大气密度探测试验卫星、低轨道量子密钥分发试验卫星、电磁组装试验双星和南粤科学星6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发射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我国加快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截至今年6月份,已累计建成392万台,形成全球最大规模的充电基础设施。2025年将满足超过20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

  近年来,由于线上办公、居家学习的场景增多,促使家用打印机需求激增,我国家用打印机行业迎来需求增长和消费升级的机遇。

  结果表明接种2剂或3剂由科兴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对奥密克戎变异株BA.2亚型毒株所致感染具有保护效果。

  7月26日,教育部召开“教育这十年”“1+1”系列发布采访活动第九场新闻发布会,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司长雷朝滋介绍了高等学校乡村振兴科技创新行动计划实施进展情况。

  近日,在重庆市沙坪坝区青凤高科产业园区重庆赛力斯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智慧车间,工人们正在装配汽车。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信息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冯登国认为,网络空间安全技术发展,是数字化健康有序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中国民用航空局向Z15(AC352)型“吉祥鸟”直升机颁发了型号合格证,标志着该型直升机研制工作取得成功,填补中国民用直升机谱系空白。

  盛夏时节,科技日报记者深入宜昌市猇亭区的湖北兴发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发集团)宜昌新材料产业园。

  7月22日,一位年轻的“女孩”正式入职中国国家博物馆(以下简称国博),成为国博的一名特殊的新员工。

  “碳中和应该走适合中国国情的路径,不能简单理解为去化石能源(去煤化),更不能片面地‘去碳’。”

  中铁武汉电气化局用数字化“点”亮了湖北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首批“智慧路灯”。

  依靠雄厚的研发力量,长垣的医疗器械企业蓬勃发展,新产品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3498家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企业为疫情防控作出了重要贡献。

本篇编辑:admin